当前位置:主页 > 自备稿件 >

播音主持自备稿件《流星,又从天际滑落》

栏目分类:自备稿件   发布日期:2018-10-21   浏览次数:

  播音主持自备稿件《流星,又从天际滑落》

  半年前,得知美红病逝的消息,产生了对生命的深沉思考,总是感觉到人其实是一种很脆弱的动物。生命也是如此,有时回脆弱的不堪一击。那时积聚在心里的阴霾至今犹在。

  对美红的纪念,缘于我们是同窗三年的老同学。始未料及的是我依然会接收到悲情的短信——叶老师因车祸撒手人寰了。看罢这条信息,我模糊的印象竟然一下子想不起叶老师的影象来。看到他的名字,惊讶之余,随之也陷入了深沉的记忆里。

  叶老师是我小学五年级的数学老师。那年,由于我的学习成绩优异,很荣幸的被选派到中心小学就读。见到叶老师的第一眼,他那发福的体态,衬着那双极不协调的小眼睛,让人觉得很是别扭。但那一脸的微笑,却难以掩饰他的慈祥与可亲。尽管那时看来他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。

  很巧合的是当时的班主任陶老师,一个年龄与叶老师相仿的女老师,却是有着极其窈窕的身段。不喑世事的我们给两位老师各取了一个绰号:胖哥、瘦妹。当然,这些称呼只能流传在本班级里。当时我们还自以为是地认为那是多么有灵感的创意呢!

  也许是叫得习惯了,以至于在课堂上叫漏了嘴。那时,却是以惧怕的眼神望见了他愤怒的表情。此后,似乎和叶老师有了过节,记忆深处还隐隐的存留着这么一些碎片:

  做眼保健操的时候,我总是会多出一分心思,随时准备着头顶挨敲的境遇。叶老师总是会在我们做眼保键操期间到教室巡视,而每一次我都会成为他的巡视目标。头顶上重重的一记敲击,在我脑海里凝聚成了一块疙瘩。如今想起,还有着隐隐作痛的感觉。

  上他的数学课,同样会怀着深深的恐惧。我总会叫后面的同学为我做好坚强的后盾。若稍有差池,留给我的就是那重重的一记敲击。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每一次我都难逃这样的命运。我开始害怕了这样的日子,甚至将它当成了一种煎熬!于是,我开始想方设法去逃避,终归是思想比较单纯,我总会肚子疼、人不舒服为理由想叶老师请假。出乎意料的是每一次都会得到叶老师的允许。只是会时常地看到叶老师无奈地摇头。

  对于学习,叶老师向来极为严肃,对学生的要求也是格外的严格。每次竞赛前夕,学生门都显得异常的忙碌。不停的做着各类竞赛摸拟试题。叶老师叶是一整天泡在一大堆试卷里,废寝忘食,为学生细心地解答每道考题。如若在答题时有细微的差错,几句抱怨的责备是在所难免的。

  “严师出高徒”这句古话自是有它的道理。叶老师确实是培养出了像光炎这样优秀的学生,在各类竞赛中频频得奖,彼时,老师脸上欣慰的笑容又衬出了往日的慈祥。

  在生活上,叶老师则会卸下他严肃的外表,体现出他关怀备至的本性。寒冷的冬日,给家境贫困的学生送去一袭温暖的棉袄、让出自己那一份可口的饭菜、廖表心意地送给贫困生一点零花钱……在同学们感激涕零的称赞声里,我渐渐的消除了对叶老师独有的成见,开始注意到老师两鬓之间的丝丝斑白,也从心里产生了浓浓的敬意!

  或许是害怕了老师的严格教导,抑或是某些其他难以言状的缘由,上完五年级,我又回到乡下的村小读书了。

  小学毕业后,与叶老师偶然相遇在街头,很惊讶,也很幸运,老师还记得我的名字,还是很关切的询问我的学习情况。那时,他依旧保持着发福的体态。不同的是,两鬓间的斑白明显增了许多。

  岁月如梭,光阴匆匆飘过。今夜,我提起笔,深沉地思索。望望窗外,没有月色,没有云朵,只是一片黑夜的轮廓!

  天边突然划过的一道闪光,我看见——又有一颗流星从天际滑落!

相关热词:

这些是最新的
热门排行
  Copyright © 2002-2016 www.chongdeschool.com 艺生教育 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|网站地图 |
招生简章 分数线 自备稿件 播音主持培训